俄罗斯往事:普京决战七大寡头!
60购彩
60购彩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60购彩官网

俄罗斯往事:普京决战七大寡头!

发布日期:2022-05-16 15:11    点击次数:187

(一)休克疗法

20世纪80年代中期,南美国家玻利维亚爆发经济危机。1984年,玻利维亚外债规模达到50亿美元,应付利息近10亿美元,仅利息就超过了该国当年出口总收入。1985年,玻利维亚预算赤字达到485.9万亿比索,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约1/3,通货膨胀率高达24000%。国民经济濒临崩溃之际,玻利维亚总统向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杰弗里·萨克斯发出紧急求救。

杰弗里·萨克斯不负重托,通过“三板斧”经济改革,将处于崩溃边缘的玻利维亚经济硬生生给拉了回来。从1986年到1989年,玻利维亚通货膨胀率逐年下降。从1987年到1989年,玻利维亚国内生产总值都保持了2.5%左右的增长势头。与此同时,玻利维亚的债务问题也得到了明显缓解,克服了严重的外债危机。

由于杰弗里·萨克斯的改革方案具有很强的冲击力,在短期内可能使一国经济生活产生巨大的震荡,甚至出现“休克”状态。因此,人们借用医学上的名词,把萨克斯这套方案称为“休克疗法”。

图片

杰弗里·萨克斯

玻利维亚一战,“休克疗法”名震江湖,杰弗里·萨克斯本人也一战封神。当时,阿根廷、委内瑞拉、巴西、波兰、爱沙尼亚等国争先恐后地邀请杰弗里·萨克斯开出药方,而不管自己得了什么病。这其中,就有一个体量巨大的国家——俄罗斯。

当时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还没从分家的喜悦中冷静下来,就猛然发现自己接手的实则是一副烂摊子。一大堆国有企业半死不活,1万亿卢布内债外加1200亿美元外债压得国家财政喘不过气来。叶利钦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,四处求医问药,甚至找到了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·布什倾诉衷肠。

布什向叶利钦推荐了杰弗里·萨克斯,杰弗里·萨克斯又向叶利钦推荐了俄罗斯本土经济学家盖达尔。杰弗里·萨克斯很认真地告诉叶利钦,盖达尔得到了自己的真传。

天真无邪的叶利钦重重地点了点头,然后转过头来就把盖达尔提拔为俄罗斯总理。

1992年初,一场轰轰烈烈的经济改革在俄罗斯拉开序幕!

盖达尔将杰弗里·萨克斯的“休克疗法”运用得炉火纯青,通过用力过猛的“三板斧”改革成功把俄罗斯经济搞崩:

第一板斧,放开物价。令盖达尔没有想到的是,物价放开后没多久,俄罗斯物价竟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失去控制。几个月后,俄罗斯国内消费品价格上涨65倍,工业品价格上涨14倍。消费者买不起了,生产者不敢生产了,俄罗斯经济陷入死循环。

图片

叶利钦

第二板斧,施行紧缩性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。盖达尔一边采取增加增值税和消费税的财政政策,一边采取提高央行贷款利率、建立存款准备金制的货币政策。双管齐下,以期遏制通货膨胀。可惜,盖达尔再次失算。税负过高导致企业不堪重负,只能裁减员工,然后失业急剧增加。紧缩性货币政策导致企业融资困难,债务飙升。不得已,俄罗斯央行再次开启印钞机,一次性增发了18万亿卢布货币,是上一年发行量的20倍,通货膨胀再次加剧。

第三板斧,大规模推行私有化。根据盖达尔的测算,当时俄罗斯的国有资产大约1.5万亿卢布,而人口则是1.5亿人。盖达尔采取每名俄罗斯公民无偿获得1万卢布的办法,推行私有化,把国有资产分得一干二净。但给的不是现金,而是有价证券。然而,盖达尔没把时间差算好,等到1万卢布的有价证券发放到每个公民手中,俄罗斯物价早已飞上天。公民手中的一万卢布有价证券,只能买到一双皮鞋。

“休克疗法”的失败,使俄罗斯GDP减少了50%,GDP总量只有美国的1/10,经济倒退了10年,俄罗斯人均寿命减少了整整10岁。事实证明,病急乱投医要不得。

客观地讲,“休克疗法”的失败,还带来了两个重要的结果:一个是七大寡头的崛起,另一个是普京的上台。

(二)寡头崛起

“休克疗法”中的第三板斧,即大规模推行私有化,导致俄罗斯大量国有资产落入特权阶层和投机商人的手中,最终形成了历史上著名的“七大寡头”。

这七大寡头分别是:全球第七大富豪别列佐夫斯基(大头目),传媒大亨古辛斯基,靠倒卖假酒发家的石油大亨霍尔多科夫斯基,金融大鳄斯摩棱斯基、维诺格拉多夫、马尔金和弗里德曼。

别列佐夫斯基原本是莫斯科大学的一名数学老师,平时授课之余为伏尔加汽车厂设计软件来赚取外快。按理说,别列佐夫斯基的生活条件应该不错,但他是一个不安分的人,内心充满了欲望。

图片

别列佐夫斯基

有一次,别列佐夫斯基从德国弄到了一辆奔驰汽车,运到国内后转手就以高出进价几倍的价钱卖了出去。尝到了甜头的别列佐夫斯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开始疯狂地倒卖进口汽车,成功晋身职业倒爷。

别列佐夫斯基之后又成为全俄汽车联盟最大的中间商,仅用了一年多时间就成为亿万富翁,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购置了价值3亿美元的房产。

那么他是如何赚到这些钱的呢?一方面,他按出口价格(约4800美元/辆)搞到“拉达”车,然后再以7500美元的价格卖掉。另一方面,他从买主手中收取购车定金,拖延几个月后再付给工厂,在超级通货膨胀的条件下,使他得到了相当于半辆汽车价值的油水。另外,别列佐夫斯基还大量涉足汽车走私交易。

1995年,别列佐夫斯基通过不正当手段排斥其他竞争对手,以极其低廉的拍卖价格收购了“西伯利亚石油”公司,获得该公司51%的股票。西伯利亚石油公司的石油开采量在俄罗斯排名第六,储备量排名第八,其石油储备量超过10亿吨。这一度使得别列佐夫斯基成为俄罗斯首富。

同时,别列佐夫斯基还成为俄罗斯公共电视台最大的股东和实际控制者。别列佐夫斯基曾被美国人称为“克里姆林宫的红色教父”,也曾被《福布斯》杂志列为全球第九大富豪。

古辛斯基这个名字与俄语中的“鹅”是同根词,所以人们习惯性地称他为“鹅掌柜”。1989年,古辛斯基和美国人合资成立了一家跨国公司。此后几年,古辛斯基通过非正当手段低价获得了俄罗斯独立电视台、《今日报》、《七日》等传媒公司的控股权,一跃成为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传媒大亨。

图片

古辛斯基

米哈伊尔·霍多尔科夫斯基是七大寡头中最年轻的一个,出生于1963年。大学毕业后,年纪轻轻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就成为职业倒爷,靠倒卖假酒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。

在“休克疗法”第三板斧实施期间,嗅觉灵敏的霍多尔科夫斯基以极低的价格疯狂收购俄罗斯国有企业,包括用3.5亿美元吞下俄罗斯最大石油公司—尤科斯石油公司的控股权。

斯摩棱斯基、维诺格拉多夫、马尔金和弗里德曼都是俄罗斯金融巨鳄,他们的发家史虽然各不相同,但是都有一个共同特点:通过采取不正当手段疯狂窃取国家财富。

(三)最后的狂欢

1996年3月的一天,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在克里姆林宫秘密召见七大寡头,与他们达成了一项不可告人的交易:七大寡头出钱帮助叶利钦赢得连任,叶利钦承诺维护寡头们的既得利益。

这一年是俄罗斯独立后的第二次总统大选,而时任总统叶利钦的支持率只有3%,这样的支持率可以说惨不忍睹。雪上加霜的是,叶利钦此时的身体状况非常差,医生警告他,如果他频繁地参加竞选活动,将会有生命危险。

不过,七大寡头的力量是强大的,即便叶利钦这副牌烂成这样,他们依然将其打成了王炸。

他们利用手中控制的电视台、报纸等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叶利钦的正面形象,曝光叶利钦竞争对手的负面形象。

大选越来越近,叶利钦却因病基本上说不出话来了,怎么办?他们运用一些特殊的镜头,再加上后期的配音、剪辑等,录制了一段叶利钦的竞选演讲视频,然后放在电视上24小时滚动播放。视频中的叶利钦看起来精神矍铄,给人一种完全可以胜任总统繁重工作的假象。

另外,他们还故意在新闻头版头条上放一些苏联时代经济困难的照片,让人们不断回忆起过去的艰难时期。

经过一系列令人咋舌的暗箱操作,原本将俄罗斯经济搞成一地鸡毛的叶利钦竟然神奇地赢得了连任。

图片

叶利钦与七大寡头

这是俄罗斯七大寡头最高光的时刻!

等到普京出任总统时,七大寡头已经控制了俄罗斯近50%的经济总量。与当时嗷嗷待哺的俄罗斯普通民众相比,七大寡头的生活可以说是极度奢靡的。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坐着私人飞机去看一场英超联赛,也可以带着世界名模飞到法国巴黎共进晚餐,还可能出现在拉斯维加斯豪赌一夜。

七大寡头之首的别列佐夫斯基曾得意的说:“只要我愿意,我能让一只猴子来当总统。”

(四)曲终人散

普京上台后,再次召见七大寡头开会,明确告诉他们:过去的旧账就不追究了,从今以后都必须合法经营,而且不得干政。

坐在台下的七大寡头,只有一个人默默拿出小本子记下了普京说的话,其他六个人全都嗤之以鼻,根本不把克格勃出身的普京当回事儿。

有人说,金钱与权力是一对孪生姐妹,凡是有钱的人都想染指权力。但是,权力向来十分危险,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渊。

2000年俄罗斯总统大选时,七大寡头内部出现了裂痕。别列佐夫斯基支持普京,古辛斯基支持当时的莫斯科市长卢日科夫。作为俄罗斯最有影响力的传媒大亨,古辛斯基在大选期间开动他的媒体机器,在电视和报纸上大肆报道车臣战争的血腥场面,以此来攻击卢日科夫的竞争对手、时任俄罗斯总统普京。

图片

古辛斯基敢拿车臣问题说事儿,这是普京不能容忍的。被惹恼的普京刚赢得大选没几天,就决定先拿古辛斯基开刀。

2000年6月12日,俄联邦总检察院以涉嫌侵吞巨额国家资财为由,对古辛斯基采取突击行动,古辛斯基在家中被捕。

古辛斯基被捕后,以七大寡头为代表的俄罗斯既得利益集团反应非常强烈,他们在美国的煽风点火之下准备搞事情。为了缓和各方压力,普京不得已在4天之后下令释放了古辛斯基。

被释放后,古辛斯基如同惊弓之鸟,回到家中赶紧收拾金银细软,然后直飞4000公里外的西班牙。此后,古辛斯基一直流亡海外,再也没敢踏入俄罗斯国土半步。

收拾完古辛斯基,普京又盯上了七大寡头之首的别列佐夫斯基。从主观上来讲,普京是不愿意收拾别列佐夫斯基的,因为别列佐夫斯基曾经帮助叶利钦赢得连任,而叶利钦又有恩于自己(亲手将俄罗斯总统大位交给自己)。然而,别列佐夫斯基这个人野心太大,又喜欢嘚瑟,他曾当众说过:“没有我们的支持,普京将不复存在。”

2000年夏天,俄联邦总检察院指控别列佐夫斯基侵吞巨额国有资产,并犯有金融诈骗等多重罪名。正当俄罗斯警方准备逮捕他的时候,提前得到消息的别列佐夫斯基早已逃之夭夭。流亡海外后,别列佐夫斯基继续选择与普京作对,他多次在媒体上抹黑克里姆林宫,遥控国内反对派势力找普京的麻烦。

2013年3月23日,别列佐夫斯基被发现在英国伦敦的豪华寓所内上吊自杀。尸检报告显示,别列佐夫斯基身上有一根肋骨折断了。(一个选择“上吊自杀”的人,为什么会提前把自己的肋骨弄断呢?)

身为最年轻的寡头,霍多尔科夫斯基对权力的渴望达到了痴迷的程度,他曾在普京面前“指点江山”,也曾远赴美国跟布什家族攀亲戚,甚至想过直接参加总统竞选。

图片

霍多尔科夫斯基

2003年10月25日凌晨5点,俄罗斯警方冲进新西伯利亚机场,当场逮捕了霍多尔科夫斯基。检方指控霍多尔科夫斯基控制的尤科斯石油公司偷逃税款高达270亿美元。一个月后,尤科斯石油公司被强制低价拍卖。而霍多尔科夫斯基本人则被普京送到了西伯利亚当木匠。

10年之后,霍多尔科夫斯基终于被释放,随即移民海外。一年后,俄罗斯警方再度通缉霍多尔科夫斯基,霍多尔科夫斯基从此不敢在公共场合露面。

斯摩棱斯基被俄内务部调查后选择流亡意大利,自己的生意也“奄奄一息”。

维诺格拉多夫输得最惨,因为遭遇金融危机和俄警方的调查,他的个人财务很快走向破产。

马尔金历经劫难后开了一家小赌场维生,赌场里设有两个厅:一个叫“天堂厅”,一个叫“地狱厅”。这两个厅的墙上都画满了圣经故事。“地狱厅”墙上画的罪人头像与俄著名寡头特别相似。马尔金似乎在提醒从前的同伴:“玩吧,但别上瘾。”

七大寡头中只有弗里德曼的结局最好,他就是那个普京在台上发出警告时默默拿出小本子认真做笔记的人。普京刚上台时,弗里德曼的羽翼还未丰满,知名度也最低,所以他行事比较收敛,做生意也还算老实。这让普京感到非常满意,因此一直没有动他。据《福布斯》杂志披露,从2001年到2003年,弗里德曼的资产从11亿美元增至43亿美元。现如今,弗里德曼的身份是俄政府直属企业家委员会成员。

如果俄罗斯战败了,对中国来说意味着什么